被拉黑屏蔽的微商 成为了谁的 “救命稻草”?

“没想到疫情让我们都成了当初瞧不起的人,我做起了微商,你拍起了抖音。” 网上有网友这样调侃。

在这个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接近于停滞,很多线下店铺失去了经济来源,无法工作的人们宅在家中也无所事事,这时候,原本朋友圈被屏蔽拉黑的微信和原本已经下沉的抖音成了解救现金流和无聊的 “良药”。

不管是现金流吃紧的线下商铺、无所事事的大众,还是传统商超的品牌,只要能卖货,那些曾经被看不上的渠道、体系、话术,无一不被拿来反复琢磨,摇身一变扣上微商的帽子。我们的朋友圈一时间,广告满天飞,从各种来路不明的口罩消毒水到生鲜生活用品以及传统品牌线上折扣群,眼花缭乱。大众宅家刷手机的同时,钱包也被各路微商所觊觎。

个人狙击战

在朋友圈里最炙手可热的商品便是口罩了,现实生活口罩有多难买朋友圈口罩就有多受欢迎。在网上登记摇号买口罩,“中奖率” 堪比买彩票;调好闹钟线上抢购,到点显示早已秒光;海淘代购的价格更是一天三变,何时到手更是没谱儿…于是,“口罩” 变成了最热的商机。

在口罩登上热搜的那一天,程霞(化名)就意识到了这个生意,网上的口罩已经供不应求了,线下的药店也贴上了 “本店无口罩” 的标签。曾经在韩国留学的她立马开始联系韩国的同学们打听有没有进口罩的渠道,当时韩国药店的口罩也被一抢而空了,终于辗转反侧,她与同学联系上了一家韩国 KN95 口罩生产厂家,并跟对方谈好了 5 元钱/个的批发价格。“开始时国际直邮的方式过来,后来太慢了,快递也停了,我们开始托关系让国内游客 “人肉” 背回。” 背回来的口罩,程霞便在朋友圈里以 15 元/个的价格出售,基本有货就会卖光。

年后随着对疫情宣传的愈演愈烈,国外的口罩市场也一直在变化,原本的口罩厂家开始收缩给程霞他们的订单,同时也逐渐提升价格,最终被政府收编。程霞一时间失去了这一重要的来源,但新的机会又找上门来,朋友圈一个不太熟知的朋友主动来找她合作,说有一批医药口罩可以跟她合作,但并不透露口罩来源。出于谨慎,她还是拒绝了这门生意。“口罩生意肯定只是一时的,挣点快钱的同时,也给大家提供点购买口罩途径。” 程霞说。

朋友圈里像程霞这样卖口罩的不在少数,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获得口罩、消毒水的来源,或者成为某一渠道的线下代销商,将朋友圈经营成为自己的 “小卖部”,但是其中部分人对于自己转发贩卖的商品和来源并不清晰,很有可能不经意间成为非法生产商品的经销商。

品牌商家自救行动

2 月 14 日,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带领一百多位品牌导购,一起通过直播进行线上带货。第一次 “直播” 的孙来春,2 小时内吸引了 60000 余人观看,总销售额近 40 万。这个成绩相当于林清轩 4 个线下销售门店一个月的销量,而在线上只需要 2 个小时就能达成。

线上卖货这件事在发生疫情之前,是像林清轩这样的线下门店是没有放过多筹码的地方。原本因为门可罗雀,现金流难以为继的线下门店依靠线上导购死灰复燃,让孙春来激动的给阿里巴巴写了一封千字的感谢信。

不止是林清轩,各大商场的柜姐们也因为线下卖不出货摇身一变成为我们朋友圈的微商。以微商的标准来评判,这些线下门店的导购们可以说有着天然的优势:他们有着线下获客的精准入口,有品牌的官方产品背书,还有常年打磨的销售技巧…像徐家汇太平洋百货的雅诗兰黛专柜就揭竿而起,建立起了雅诗兰黛 vip 客户折扣群,将平时积累的客户聚集在线上,同时提供拉人返利的报酬,微信群瞬间壮大了起来,加上公司给出的 85 折优惠,线上卖出的产品远远超过以往线下货量。“真的太累了,我们要选货、摆拍、p 图,还要发货,微信上不停的回消息,比线下导购费神多了。” 一名导购说道。

另外,抛出 “恒大全部房源 8 折” 优惠的恒大集团,更是抓住了人们的眼球。据了解,在 2 月 14 日至 16 日的 3 天时间里,“恒房通” 新增用户超过 300 万人;客户认购房屋 47540 套,总价值约 580 亿元;最多的一个楼盘直接被认购了 870 套。对恒大来说,1% 的线上营销成本,相较于渠道分销方动辄 3%~5%的佣金点数,实惠不少。

形势逼迫企业转型,2020 年的一只 “黑天鹅” 让传统企业们领悟到 “微商”、“私域” 流量的价值的。

社交电商突围战

除了朋友圈的狂轰乱炸,假期期间,大家可能被莫名其妙地拉进各种群里,可能 “京东内部扫货群” 或者是各种 “淘宝购物券分享群”,这些淘口令或者京东链接,大都真实有效,而且都能领到优惠券。

曾是媒体行业出身的新新,就在假期间做起了副业,她通过朋友那接触到社交电商平台 “芬香”,注册账号之后在京东上选择可能会受大家欢迎的产品发到朋友圈里,只要有人通过她分享的二维码里下单,她就能获得一笔几块到几十不等的返点。在选品上新新有自己的逻辑,最好发货地在江浙沪的,口罩消毒液护目镜等比较抢手的商品提前做好预告,家庭速食产品包装封面要足够诱人,配图的文案要工整漂亮有吸引力……短短几天,新新已经总结出来的自己的一套朋友圈营销方案。“我的朋友圈里有 5000 多人,每天的转化率达到百分之一就能收入几百块,我需要做的只是选品,写文案配图发朋友圈就好,不会占用太多精力。” 新新说,只要这个平台还存在,她考虑长期做这个兼职。

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加入分销的行列中,并不称自己是 “微商”,因为背后都是国内电商平台和头部品牌在撑腰。“芬香” 的背后就是京东在支撑,通过芬香,普通京东用户也能通过自己的私域流量获得佣金返点。对于消费者而言,有京东体系的质量及物流保证的分销体系也让不少人更为放心。去年就有媒体报道,京东已经通过这个模式组建了超过 9 万个微信社群,其中 71% 在非一线城市。

同时还有很多人选择加入阿里的阵营,淘宝的优惠券分享的平台相对于京东更加杂乱,有爱淘宝、值得淘、淘宝联盟等几家平台同时在做,其分销体制并不统一,稍显杂乱。

除了京东、阿里这样的综合平台以外,一些垂直的电商平台也开始切入分销体系。1919 酒类直供在近日表示,已经开始鼓励经销商开网店,欢迎个人注册搞分销。营销类的 SaaS 平台也陆续上线了分销功能,让品牌可以直接在自有渠道上做分销。

2020 年的这场疫情,让人们练就了一身本领,不仅厨艺大增,也开发了经商头脑。这可能是一时的火热但也验证了 “私域流量”“社交电商” 的价值。同时个人微商如何持续不断的保证流量,品牌和传统零售商在转化的时候,能否像微商一样,建立起接地气、有人味的沟通机制,这些都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公众号:jjds1888

邮箱: 400409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 08:30-17:30

地址:长沙市雨花区现代商贸城3栋909号

法律顾问:湖南金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501812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1991号